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ˇ等 ˇ一Яㄋ ˇ回 ˇ

真心、誠心、貼心,心心相通,友諸君,伴人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李夫人VS钩弋夫人  

2015-01-08 12:52:41|  分类: 人物面面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漠北以北《李夫人VS钩弋夫人》

聪明的女人都是优秀的心理学家 - 漠北以北 - 漠北以北のBLOG
 

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,

         宁不知倾城与倾国,佳人难再得!

这首令人浮想联翩的诗歌,是汉朝乐师李延年献给汉武帝的,令汉武帝不仅感叹:“世上果真有这样的美女吗?”果真有,而她就是李延年的妹妹。借助这首曲子,她成为汉武帝的妃子,并成为汉武帝最宠幸的妃子,先被称为李夫人,后被尊为孝武皇后,除了“倾国倾城”与“绝世佳人”外,成语“姗姗来迟”也是汉武帝所创以表示对李夫人的怀念的,她绝对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美女之一。

夫人之所以获得汉武帝一以贯之的宠爱,关键不只是绝世的美貌,更重要的是她的智慧。进宫数年后,李夫人重病,汉武帝来探访,她蒙在被子里不肯出来,并叮嘱汉武帝在她死后照料她的兄弟。汉武帝允诺说,只要你见我一面,我会赏给千金并拜你兄弟为官。李夫人却说,赏赐与拜官都取决于帝王你,而不取决于见我一面,所以还是不见。汉武帝怒,想掀开被子,李夫人哭泣,汉武帝只好作罢,悻悻离去。汉武帝走后,李夫人的兄弟们感到惊恐,问她为什么惹皇帝生气,李夫人解释说,我是因美貌而得到宠幸,“夫以色事人者,色衰而爱驰,爱驰而恩绝。”所以假若皇帝看到我生病而不再如以前美貌的样子,对我的爱必然会减少,甚至会讨厌我,而一旦“恩绝”,你们还会得到皇帝的恩宠吗?不久后,李夫人病逝,而汉武帝果然对李夫人朝思梦想,甚至几次找道士为李夫人招魂,一次有了恍惚的幻觉以为真见到了她,因而发出了佳人为何“姗姗来迟”的感叹。
  除了李夫人外,汉武帝最有名的另一个妃子是钩弋夫人。那是汉武帝61岁时一次出巡,遇到一个美女,她的双拳紧握,说是出生后一直如此。汉武帝令宫女去掰都掰不开,但汉武帝轻轻一掰就掰开了她的双手,并发现手心中有一个小玉钩,她因而被称为钩弋夫人。钩弋夫人得到了汉武帝的专宠,并生下了一个儿子弗陵。汉武帝70岁,决议立弗陵为太子,即后来的汉昭帝。但几天后,汉武帝下令杀死钩弋夫人,这时钩弋夫人才24岁。

存在主义大师萨特的情人,同样是著名哲学家的法国女子西蒙娜波伏娃写了一部世界级的名著《第二性》,专门来探讨女性。《第二性》书名的意思即,男人是第一性,女人是第二性,男人是“the one”,女人是“the other”,翻译过来即,男人是“主体”,女人是“他者”,女人必须通过男人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。所谓他者,即没有或丧失了自我意识,处于他人或环境的支配下,完全处于客体地位,失去了主观人格的被异化了的人。犹太哲学家马丁布伯也认为,一个人沦为了另一个人实现自己欲望的对象或工具,那么这种关系就是“我与它”的关系。

夫人和钩弋夫人的故事可以很好的诠释波伏娃和布伯的理论。通过史实不难看出,李夫人因其美貌而成为汉武帝爱欲的对象,而钩弋夫人在汉武帝决定立其子为皇帝之后,也蜕变成了汉武帝传宗接代的工具。其二人身上所具有的“第二性”或“他者”的特征是十分明显。当一个女人非常不幸的沦为“他者”的时候,就应该时刻谨记自己作为“他者”的价值之所在,维护住自己存在的价值,当这个价值消失的时候,不幸的命运就会来临。

夫人对这一点洞若观火,并很好地利用了这一点,将汉武帝玩弄于股掌之中。她只给汉武帝展现自己最好的色相,而不让汉武帝看到自己的“色驰”,由此成了汉武帝梦牵魂绕的的完美对象。后来,汉武帝遵照李夫人临终前的嘱托,封了她的哥哥李广利为贰师将军,并且不顾这个曾经游手好闲浪荡子的实际能力,先后数次让他带领数万精兵去攻打大宛和匈奴,屡战屡败也在所不惜,造成国库空虚仍一往无前。李广利后来被封了侯,也成为了汉武一朝的名将,尽管他这个名将当得有点窝囊,除了带丢了十余万精兵之外,几乎从来没打过一次像样的仗,但是,汉武帝仍然认为他是最优秀的,因为他是那个他深深爱着的女人的哥哥,另外,还因为这是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在临终前的嘱托!

  钩弋夫人不能明白这一点,当汉武帝下令处死她时,她跪地哀号,而遭到汉武帝的呵斥:快走快走,你反正是活不了的。据记载,她死后数天里暴风扬尘,就像是她的冤魂在哀号。她对于汉武帝而言,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并不是作为“未来皇帝的母亲”,而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。这导致了她的应对举措无法挽回自己悲惨的命运。基于她的位置,劝阻汉武帝立其子为帝是她生存下去的唯一途径。《史记》中的记载很清楚的说明了这一点:其后(钩弋夫人死后)帝闲居,问左右曰:人言云何?左右对曰:人言且立其子,何去其母乎?帝曰:然。是非儿曹愚人所知也。往古国家所以乱也,由主少母壮也。女主独居骄蹇,淫乱自恣,莫能禁也。女不闻吕后邪?

        作为一个女人,病痛缠身,哪个不愿病榻前丈夫的守候?作为一个母亲,子贵母荣,哪个不愿自己的孩子登顶九五之尊?所谓的常理与常情,其精华与要义全以一个“常”字为前提。若“常”之不存,则“常理”与“常情”将焉附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